南周12年追踪:聂树斌终无罪

编者按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南方周末自2005年起,近12年来,共刊发报道16篇,评论5篇,完整记录了聂树斌案的全过程。(点击下方蓝字,即可阅读南周相关报道)


南周12年追踪:聂树斌终无罪

南周12年追踪:聂树斌终无罪
南周12年追踪:聂树斌终无罪


1


“真凶”浮现



南周12年追踪:聂树斌终无罪
2005年3月16日,张焕枝(中)扑倒在聂树斌低矮的坟头,哭声凄厉:“我要我的儿子!……” (陈剑/图)


  • 2005年3月24日

“聂树斌冤杀案”悬而未决 防“勾兑”公众吁异地调查

继《河南商报》披露后本报迅速跟进,采访了几乎所有直接涉事人员,还原了聂王两案诸多细节,配发的编后语呼吁最高法院收回死刑核准权。

  • 2005年4月7日

“聂树斌冤杀案”:复查结果“很快出来”
河北省委政法委成立专案组,河北省高院副院长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调查结果很快出来,很快。”

  • 2005年4月28日

《“聂案绝对不会不了了之”》
石家庄中级法院表示,此案比同一时间曝光的佘祥林冤案更复杂,但任何事情只要查就一定能查清楚。


  • 2006年1月5日

《河北官员谈聂树斌冤杀案:调查一直进行难度太大》
王书金案改由河北省公安厅直接调查。调查组正在审读聂案案卷,但要找齐原始刑侦记录非常困难。

  • 2007年3月12日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王书金死刑。


2


绝处逢生


南周12年追踪:聂树斌终无罪
聂树斌的姐姐展示她和弟弟生前的合影。(资料图)


  • 2007年11月1日

《“真凶”上诉求增其罪 聂树斌案绝处逢生》
一审和二审时,王书金均对杀害康某供认不讳,表示不想冤枉任何无辜者。聂家人从非官方渠道获得判决书,他们终于可以提起再审请求,不过河北高院拒绝立案,而最高法院受理了聂家的申诉。

  • 2007年11月8日

《聂树斌案:最高法再审审查正在进行》
聂家提起再审申请,学者呼吁河北高院回避,听取聂家律师意见,建议中止王案诉讼,让王书金作为聂案证人,参与到再审审查中。


3


六年搁



  • 2009年11月12日

“聂树斌案”翻案渺茫
2007年11月,聂母从最高法院获悉,申诉材料已转至河北高院,聂案的申诉由河北高院负责。又过了两年,聂案调查没有结果。

  • 2012年2月9日

《聂树斌案,拖痛两个不幸家庭》
聂树斌案申诉再审仍无实质性进展,唯一的新消息是,受害方康某家人状告聂树斌家人及律师名誉侵权。


4


王书金受审


南周12年追踪:聂树斌终无罪
聂树斌母亲得到许可,旁听王书金强奸杀人案庭审。 (CFP/图)


  • 2013年6月27日

《王书金案再开庭 看得见的两小时,看不见的八年》
继2007年之后,王书金案时隔6年终于再次开庭审理。法庭内外关注的人们看到了司法史上罕见一幕:被告人坚持不懈要求追究未被指控的犯罪,检察官却千方百计证明那不是被告人所犯之罪。

  • 2013年7月11日

《雪藏八年露出冰山一角 聂案卷宗里藏了多少秘密》
聂树斌案卷宗首次让律师查阅。130余页的卷宗看了26页,但不包括最关键的聂树斌供述。更重要的是,聂是在什么情况下供述的。

《王书金案再开庭:下一站,最高法?》
如果维持原判,将进入最高法院死刑复核程序,最高司法机关如何处理值得期待。

《死刑复核程序不应设置期限》(评论)
没必要着急杀掉王书金。毛泽东说了:“历史证明:一颗人头落地,那是再也长不出来的。”只要人头没有落地,就随时存在挽回的可能。


  • 2013年9月27日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王书金上诉、维持原判。


5


聂树斌案再审


南周12年追踪:聂树斌终无罪
拿到最高法院的再审决定书,聂树斌母亲不复往日的愁容。(受访者供图/图)


  • 2014年12月25日

《聂树斌案:河北复查十年,山东重来一遍

山东高院负责复查的合议庭,由5名资深刑事法官组成,包括薄熙来案二审法官。


  • 2015年12月14日

《聂树斌案复查第三次延期》
“复查已经拖了一年,是时候给公众一个交代了。明年‘两会’前如果聂案启动再审,无论山东高院还是最高法院都会脸上有光。”


  • 2016年6月23日

《聂树斌案再审:为何选择第二巡回法庭》
第二巡回法庭此前审理了大量刑事申诉案件,更有经验。担任审判长的大法官胡云腾是刑事审判专家,曾创下审案记录。


  • 2016年6月30日

《等了11年,聂树斌案将再审》
复查确认:原审判决缺少能锁定聂树斌作案的客观证据,在作案时间、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方面存在重大疑问,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


  • 2016年12月2日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




以为自己会很平静,可看到昭雪后聂父痛哭的照片,那一瞬眼泪还是随往事一起涌来。悲欣交集。这也是我在南周11年记者生涯的浓缩。正义来得太迟,但也足以慰藉。致敬我的记者伙伴,律师,学者和每一个没有被吞噬的良知,更不要忘记另一个死刑犯王书金的良知。

               ——赵凌,原南方周末记者,2005年至2007年持续追踪聂树斌案



南周12年追踪:聂树斌终无罪


点击下方蓝字

订阅:2017年《南方周末》



南周12年追踪:聂树斌终无罪

思想末班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