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从 18 世纪开始,西方人就在十分认真地观察中国。他们画了大量的图像、拍摄了大量的照片,并将其带回了西方,让西方人看见中国是什么样子。


作为马戛尔尼使团随团画家的助手,亚历山大在从澳门到北京的往返旅行中,创作了大量反映当时中国风土人情的画作,随后在欧洲引起轰动。这是西方画家第一次如此详尽地观察和描绘中国,也是将中国描绘得如此充满神奇浪漫色彩和异国情调的最后一个时期。


《西洋镜:中国衣冠举止图解》(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收录了亚历山大仅有的两本著作《中国的服装》《中国人的服饰和习俗图鉴》中的绘画作品、搭配的文字研究内容及一些罕见的单张版画。两本著作合并出版,这在国内外均为首次。


以下图文摘自该书。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1


乾隆帝


马戛尔尼使团访华正值乾隆朝末年,此时乾隆在位已六十余年,国势鼎盛。但盛世的外表下,潜伏着种种危机,天朝上国的迷梦半个世纪后便被打破了。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图片中的这个人是清朝第四位皇帝——乾隆。他终其一生都在操劳国家大事,而且经常到边疆地区进行高强度的狩猎活动。他已经 83 岁了,但精力充沛得像是 60 岁。他将此归因于早睡早起的习惯:无论春夏,他都是凌晨两三点开始处理国事,包括接见外国公使,而太阳一落山就开始睡觉。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官员跪拜乾隆帝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英使觐见乾隆帝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热河行宫,乾隆帝庄严地坐在 16 人抬着的轿子上出现在大家面前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1793 年 9 月 30 日,亚历山大速写的乾隆皇帝的肖像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象征和平与富裕的白色石杖,斯汤顿这样描述:

这根手杖雕刻在一种中国人称为宝石的石头上,长一英尺多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乾隆赠送给使团的随身携带的香囊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亚历山大根据帕里斯的一幅草图重现的皇帝热河行宫的湖泊和公园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位于热河的小布达拉宫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行星仪以及献给皇帝的主要贡品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乾隆皇帝给乔治三世的信,放在一个盖着黄色绸缎的盒子里


2


清朝的士兵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中国步兵中的虎威之师


中国人的服装通常比较宽松,这支部队的士兵则是例外,他们是当地唯一这样穿着的:紧身,显现出了四肢的线条轮廓。中国军队的传统服装烦琐不便,虎威之师的服装则更利于军事行动。传教士曾这样描述虎威之师:着装上有着与动物相似的斑纹,帽子上有耳朵。士兵们佩戴着粗糙的半月弯刀、柳条编的盾牌,装备良好,以抵御刀剑攻击。在盾牌正面画有怪物的脸,这些怪物像蛇形女妖,且拥有令人惊叹的超能力。远处有一个军事据点,飘扬着大清帝国的黄色旗帜。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全副武装的士兵


满族人的统治开始后,除去局部地区的暴乱,中国度过了一段较为平静的时期,因此,士兵服役也长时间中断。同欧洲士兵相比,中国军队开始衰败,缺乏勇气,毫无军纪,经常可以看到很多士兵耀武扬威。军队士兵的晋升,不仅要求有军事战略知识,还要有强健敏捷的身体,对射箭、打枪、刀法等都有较高要求。


下层百姓甚至很羡慕这些士兵,因为他们可以定期得到薪酬,也很少服役,只是偶尔去平息叛乱,或在军事据点当差。士兵大部分的时间无所事事,只有在上级视察、突然召集检阅或其他紧急行动时,他们才会把武器装备擦得鲜亮,摆放得整洁有序。


士兵服装臃肿,不利于行动,军事训练时十分不便。远远看去,他们的服装十分精美甚至英气逼人。然而,近看便会发现,他们的甲胄还比不上棉布做的被子,上面布满金属薄片,装饰较多,给人一种看起来很好的假象。


图中士兵头盔上有冠(唯一有铁的部分),冠上有盔尖,盔尖上有染色马鬃毛流苏。胸前那块写有所属兵团,前面的盒子已经破了,装着箭镞、弓弦等。紧挨着弓箭下面的是刀鞘或箱子。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穿着常服的士兵


中国军队并不像人们认为的那样令人敬畏,他们很软弱,也不像西方士兵那么有勇气。其中一个原因是,中国的军事教育不能激起一个民族的勇敢精神。自从满族人征服汉族后,他们考虑的是怎样保持长久的享乐与和平。


每个士兵,无论结婚还是生男孩都可以从皇帝那儿获得一定赏赐。同样,在他死后,他的家人也会得到抚恤。


汉族或蒙古族士兵穿着黑色短上衣,边缘是红色。下面是同样布料的衣服,有长套袖。天冷时,他们会再多穿一两件衣服。他们的后背上紧紧插着一面丝制旗帜。如果有50人一起这样穿戴,就会显得十分有男儿气概。


士兵的弓是弹木做的,外面裹着一层角皮。只有臂力达到 70 至 100 磅的人才可以拉开这张弓。绳子由细丝密密制成,箭头是钢质的,制作精良。他们的弯刀尽管制作粗糙,却也可以同西班牙最好的刀相媲美。中国军队建制包含骑兵和步兵,有 180 万人。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一群士兵


在中国偏远地区的大道和内河航道的两旁 , 每隔一段距离就会设立一个哨所。一般会驻扎五至十几名士兵,有时会更多。这些士兵主要负责传递信件及协助地方官平定骚乱,他们也是清军的主体。每个哨所的附近都会有一个高高的木制瞭望塔,主要用于远望观察和同附近哨所联络。这些兵勇平时也要种田和参加其他劳动,只是在外国使节和官员经过时,才穿上礼服恭候。一般要燃放三响烟花,以示敬意。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火绳枪兵勇


无论是在服装、建制还是日常功能上,大清国的军队都与其他民族截然不同,其军队主要由两支差异化比较大的队伍构成。一支完全由蒙古族人组成,主要驻守在蒙古族和满族边界的几个省份和清朝的重要城镇。另外一支由汉人组成,主要驻守在一些小而偏远的城镇或地区,负责当地的治安、税收管理、粮仓守卫以及充当地方官的随从。


在道路、运河及河流边,每隔一段距离都会设置一个正方形的哨所,驻扎 6~12 名士兵。他们负责处理道路上的争端,兼或传递一些官方文件。每当清朝官员或者外国公使经过时,他们都会身着盛装,穿上由棉絮填充的胸铠和护肩,戴着硬纸板做成的头盔,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表面上的威武。其背后还会插上一面三角旗,如图中所示。


清兵的火绳枪跟葡萄牙人的类似,所以很多人误认为是葡萄牙人将其传入了中国。其实早在欧洲人到来的几个世纪前,火药已在中国广泛使用。有些大的火绳枪会有一个支架,插在地上以固定枪支和提升高度。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手持火绳枪的舟山士兵


中国人很早就知道如何使用火器和火药,但是自从被满族人征服后,火药就主要用于日常礼仪致敬和烟花爆竹了。中国人对后者的制作和使用非常娴熟。


中国军队纪律松弛,优势仅仅体现在数量上,这完全不能弥补军事战术和勇气的缺失。士兵服装笨重,南方的一些服装甚至带有刺绣的里衬,令人呼吸困难。士兵右边挂着椭圆形的盒子,左手拿着横放的大刀。火绳枪粗制滥造,枪口处竟然有分叉。


令人震惊的是,尽管已有手艺精湛的匠人做出与西方相媲美的毛瑟枪,但中国政府仍在使用这种笨重的武器。


图中后面的背景是一个军事据点,一些士兵正在站岗。塔楼上的士兵正在敲锣召集哨兵,告知岸上有人到来,要以军礼向来人致敬。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步兵


无论是条纹的着装,还是盾牌上狰狞的兽首,都是为了显示士兵的威武。其实连中国人自己也承认,藤木盾牌上的可怕兽面不过是为了想吓跑敌人,它们并没有像表面显示的那么凶猛。这个步兵营操练时的姿态也很奇怪,像江湖艺人翻跟斗一样叠成一团蹦来蹦去。出征时,他们代表天、地、月亮、五行、蛟龙、神龟,也难怪说清军的军事策略十分荒唐可笑。据说法国传教士钱德明正在编一部有关中国军事策略的巨著。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弓箭队的掌旗官


弓箭是中国最原始的武器,也称得上是最野蛮的攻击性武器,直到现在,中国士兵依然喜爱弓箭多于火绳枪。满族人如此钟情于它,以至于射箭成了皇子的必修课程。中国的弓很大,满弓对力量和技巧的要求比较高。因此皇帝常在右手拇指上戴枚扳指,用以拉弓拨弦 , 尤其是在每年夏天狩猎时。每当阅兵时,不单上级军官,就连每一排的第五、七、九位兵勇的背后也会插上小旗帜。从旗帜上的方块字可以看出掌旗者的官衔及其所属的部队。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陈列兵器的架子


在中国,靠近城墙的哨所、兵营和武器库里,一般可以看到这样的兵器陈列架,上面放着清军骑兵、步兵、炮兵和弓箭手所用的各种攻防武器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骑兵


八旗骑兵给人的感觉十分平庸和不正规,根本就不像是英勇善战的士兵。英国使团看到的骑兵,除了送信和协助皇帝狩猎,就没有其他的用处了。图中的骑兵身上只佩戴着普通的武器,有弓和短刀等。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旗手


1793 年 9 月 30 日上午,大使及随从人员继续北上,按照惯例到北京觐见皇帝,而皇帝正在从热河避暑归京的途中。在这种情况下,目光所及的道路两旁挤满了官员、士兵、旗手、丝绸编织的大伞和其他象征皇室的东西。图片上帝国士兵手持镀金旗牌,旗牌上通常写有皇帝年号等。士兵身着棉布衣,腰束黄色腰带,腿部用纱布缠住。头戴草编的帽子,系在下巴上,冠上配有红穗子,中间有羽毛。与其他中国人的习惯一样,他的刀柄放在后面。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军事基地


在中国,军事据点沿着运河或马路建立,那里通常有八到十个士兵驻守。毗邻的据点之间有可以瞭望的塔楼,视野更开阔。紧挨着的是五个锥形石墩,用于放置易燃物品,及时警示外敌入侵或者暴乱。屋子前面是简易的牌楼入口,上刻铭文,附近军旗高高飘扬。左边是木质结构的屋子,存放着不同的武器,如矛、火枪、弓箭等。


正在经过的船只上有双层伞,彰显着官员的身份地位。士兵点燃了三只炮仗,以示尊敬,并列队欢迎官员的到来。通常情况下,在中国的欢迎仪式上,炮仗从不超过三个,直立点燃,以防发生变故。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亚历山大根据自己看到的一些细节组合成了这幅军队生活的日常情景:

弓箭手、骑兵、驮着重物的骆驼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一队士兵在兵站前整齐地列队,其中一名士兵敲锣向使团致敬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使团受到骑兵队的欢迎,各种不同颜色的旗帜飘扬在沿运河排列的士兵中间



周六荐书|马戛尔尼使团画家笔下的中国





点击下方 蓝色文字 查看往期精选内容

人物|李鸿章|鲁迅聂绀弩俾斯麦列宁|胡志明|昂山素季裕仁天皇|维特根斯坦|希拉里性学大师|时间|121518941915|1968|1979|19914338地点|北京曾是水乡|滇缅公路|莫高窟香港|缅甸苏联|土耳其熊本城事件走出帝制|革命|一战|北伐战争|南京大屠杀|整风|朝鲜战争|反右|纳粹反腐|影像朝鲜古巴|苏联航天海报|首钢消失|新疆足球少年|你不认识的汉字学人余英时|高华|秦晖|黄仁宇|王汎森|罗志田|赵鼎新|高全喜史景迁|安德森|拉纳・米特|福山|尼尔・弗格森|巴巴拉・塔奇曼榜单|2015年度历史书2014年度历史书2015最受欢迎文章



东方历史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