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50亿的“开心麻花”拟启动IPO:三年估值翻16倍或成“话剧第一股”,票房黑马能否抗过资本寒冬?

文|庞宏波

“从话剧中发家,在电影中致富”,这句话用于描述开心麻花最合适不过。开心麻花早已在话剧界成名,也曾连续三年在春晚亮相,但真正被“大众所记住名字”的是电影《夏洛特烦恼》。


这部电影在2015年国庆档亮相,随即取得了14.41亿的超高票房,一举成名。而随后开心麻花于2015年12月29日即宣布挂牌新三板。尝到电影资本高涨的甜头后,开心麻花也似乎开始了一年制作一部电影的规划,2016年上映的《驴得水》在没有大导演和大明星的辅助下,也取得了1.73亿的票房成绩。相比票房,被认为是“2016年度最佳”或许更值得骄傲。


估值50亿的“开心麻花”拟启动IPO:三年估值翻16倍或成“话剧第一股”,票房黑马能否抗过资本寒冬?


2017年一开始,开心麻花即宣布将启动IPO。


1月9日晚间,新三板影视公司北京开心麻花娱乐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上市辅导公告,公告称将在合适时间点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IPO),并且拟聘请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作为IPO辅导券商进行上市事项辅导工作。


开心麻花表示,随着公司治理水平不断提高,经营效益持续增长,未来发展整体态势良好,公司计划借助国内资本市场,抓住机遇,进行新一轮跨越式发展。


短短几年,开心麻花似乎成为了转型影视最为成功的一家公司之一。从3亿估值到51.8亿,从新三板到IPO,开心麻花究竟何时才会触碰自己的“天花板”?


1

“话剧第一股”,3年估值翻16倍?


暂且不论开心麻花初始是一家多小的公司,在话剧界坚持并且成名。单单2013年8月,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以600万元的价格,受让公司2%的股份,公司3亿元的估值也被首次公开。而借助挂牌新三板后的两轮定增后,开心麻花的估值就迅速飙升至51.8亿元,在整个新三板公司中的排名第60名。


资料显示,2014年开心麻花八家子公司营收合计为1.5亿元,其中舞台剧及衍生收入占比高达95%以上。随着《夏洛特烦恼》电影大火,开心麻花2015年度营业收入为3.8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54.80%;净利润为1.3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24.55%。


估值50亿的“开心麻花”拟启动IPO:三年估值翻16倍或成“话剧第一股”,票房黑马能否抗过资本寒冬?


截止2016年6月30日,开心麻花已有12家子公司,经营范围涵盖电影、音乐剧、网络剧、儿童剧、艺人经纪等领域,目前有沈腾、马丽、艾伦、王宁、常远等百余位签约艺人,以及专职的创作团队。


据半年报显示,开心麻花2016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1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2.01%;实现净利润3448.76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2.83%。


在开心麻花挂牌新三板之前,开心麻花总经理刘洪涛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国内从事IP电影制作的公司已经不少,但从做话剧转型做电影的,目前仅有开心麻花一家,如果挂牌成功,开心麻花将是大陆资本市场唯一的“话剧股”。


开心麻花2016年半年报显示,在公司前三大股东中,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持股数量为4510.29万股,持股比例为12.53%,位列第二。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文产投由财政部、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和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成立,目标总规模为200亿元。


估值50亿的“开心麻花”拟启动IPO:三年估值翻16倍或成“话剧第一股”,票房黑马能否抗过资本寒冬?


除了背景深厚的资本入驻,在2015年底挂牌新三板后,开心麻花于次年2月左右就发布了“天价”定增。单股价格从2.4元/股飙升至106元/股,尽管如此仍受到资本“哄抢”。


如今,开心麻花不仅挂牌成功,并且开启转板之路。由此看来,开心麻花将触角伸至影视后,大获成功或许是备受资本青睐的重要原因。


2

“资本寒冬”,果真可以“跨越式”发展?


2016年内地电影市场年度总票房为457.12亿元,仅比2015年同比增长3.73%。600亿的“小目标”彻底破灭,而王健林也多次宣称,下半年电影市场才是中国电影真正的“面貌”。随着2017年元旦档同比下跌,人们更加清楚,2017年的中国影市将恢复“理性”。


没有了资本狂奔,“热钱”也渐渐减退。诸多依靠市场依据炮制的“电影产品”纷纷在市场扑街,由此看来,很多人认为2016年是中国电影的“资本寒冬”。


据数据统计,截至2016年12月31日,影视龙头股万达院线、华谊兄弟、光线传媒较一年前分别下跌55%、47%、35%,市值分别蒸发了780亿、295亿、195亿。而且从2017年电影市场呈现的态势来看,“寒冬”很难在短期内改变。


从此次拟启动IPO来看,开心麻花在公告中彰显出极度“自信”。认为未来发展整体势态良好,计划抓住机遇,实现新一轮跨越式发展。然而从开心麻花本身来说,沈腾和马丽俨然成为了目前影视界最炙手可热的“喜剧明星”。无论是综艺节目、真人秀还是电影,二人的片酬已经达到一个非常高的定值。


据悉,目前沈腾的片酬达到了2000万左右,而马丽的片酬也突破了1000万。对于如今的电影圈,这样的价格似乎并不是非常的离奇。只是对于开心麻花而言,这样的价格或许高的离谱。


据此前媒体报道,在不包括宣发费用的前提下,《夏洛特烦恼》的投资成本仅为2000万,《驴得水》的投资成本仅为1000万。由此一对比可以发现,沈腾和马丽的“身价”几乎可以和此前两部电影的成本画上等号。如果开心麻花还希望利用沈腾+马丽来炮制出一部“黑马”喜剧,则指望低成本是远远无法完成的。


估值50亿的“开心麻花”拟启动IPO:三年估值翻16倍或成“话剧第一股”,票房黑马能否抗过资本寒冬?


而开心麻花前两部作品,恰恰是中小成本喜剧的突出代表。难以复制神话,再加上如今二三线喜剧明星纷纷跳入电影“红海”,诸多“喜剧咖”也希望在电影市场狠捞一笔。而鱼龙混杂的电影作品已经让不少影迷感到不满,缺乏硬性竞争力对于如今的电影市场来说,很难达到初始目的。


好的IP+外加较为“大牌”的明星+合适的档期,才有可能让喜剧作品在市场取得成功。而这样的局势变化,早已不是开心麻花在此前两年所面对的状况。由此一来,伴随着影市的“理性回归”,开心麻花在未来或许也会“正常发展”。


另一点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开心麻花拟启动IPO公告流出,许多业内人士和媒体纷纷认为,之前转板成功的新三板公司大多集中在工业、信息技术和医疗等行业,没有一例转板成功的影视公司。而开心麻花这家由话剧“跨界”而来的影视公司,果真可以成为NO.1?这或许仍然会是一个疑问。


3

话剧改编电影,究竟是福是祸?


伴随着《夏洛特烦恼》和《驴得水》在电影界取得成功,许多业内人士纷纷开始讨论在喜剧电影创作遭遇瓶颈的情况下,话剧改编是否会成为业内主流?而绝大多数人认为,想要复制《夏洛特烦恼》的黑马奇迹,几乎没有任何可能。想要达到《驴得水》的市场水准,或许有得一拼。


话剧改编电影并非在近几年才出现,替“话剧改编”打响名号的要追溯到1957年美国拍摄的根据同名话剧改编而成的《十二怒汉》,随后俄罗斯和中国先后拍摄了不同的版本,中国版取名为《十二公民》。上映后观众叫好连连,但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这部电影作品票房仅为1397.4万。


估值50亿的“开心麻花”拟启动IPO:三年估值翻16倍或成“话剧第一股”,票房黑马能否抗过资本寒冬?
估值50亿的“开心麻花”拟启动IPO:三年估值翻16倍或成“话剧第一股”,票房黑马能否抗过资本寒冬?


而如今在影市备受“煎熬”的《你好,疯子!》同样改编自话剧,但截止目前上映13天票房累计1478.6万,更“可怕”的是其排片占比仅为0.4%。此前主创在微博公开呼吁增加黄金场排片似乎并未奏效,这与《夏洛特烦恼》为首的话剧改编“成功版”在市场表现上有着不小的差距。


另外,关于话剧改编电影的批评似乎从来没有停止过。即便是《夏洛特烦恼》,演技浮夸,舞台性过强,缺乏电影质感等声音不绝于耳。而《驴得水》虽然凭借其较为强烈的社会讽刺在豆瓣评分上高达8.3分,但仍然免不了被许多影迷批评。


高度夸张来营造的戏剧性,人物转折的高度浓缩甚至会存在一定的漏洞是话剧创作本身所存在的问题。“先入为主”的话剧感,在电影创作中很难从根本上改变。这一类电影虽然弥补了此前许多喜剧电影缺乏精神内核的空洞,但也带来了高度夸张甚至不合常理的难题。


而纵然影市有《夏洛特烦恼》、《驴得水》、《分手大师》等较为成功的“佼佼者”,但也不缺《华丽上班族》、《恋爱排班表》等广受诟病的话剧改编作品。


如今,开心麻花的第三部电影《两个人的法式晚餐》已经显示在广电总局备案,这部作品究竟会取得什么样的口碑,什么样的票房很难在前期有一个比较准确的预测。


借助话剧IP本身没有丝毫问题,但如何平衡电影和话剧创作,从而更好的将电影创作和话剧创作分离开来,制作出更多符合电影创作规律的“电影”作品是开心麻花在接下来所面临最大的难题。


从开心麻花种种资本表现来看,开心麻花更渴望将自己塑造成一家跨领域但重垂直的喜剧公司。而随着开心麻花不断的资本运作,公司已经产出多位“亿万富豪”。 只是面对更高的“考验”,开心麻花如何保持“神话”式的发展,是一个值得探讨的命题。


 



(本文为娱乐独角兽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估值50亿的“开心麻花”拟启动IPO:三年估值翻16倍或成“话剧第一股”,票房黑马能否抗过资本寒冬?

估值50亿的“开心麻花”拟启动IPO:三年估值翻16倍或成“话剧第一股”,票房黑马能否抗过资本寒冬?
应聘简历发送邮件:yldjs001@126.com


投稿、商务合作、加群可扫我

微信号:yldjskf

估值50亿的“开心麻花”拟启动IPO:三年估值翻16倍或成“话剧第一股”,票房黑马能否抗过资本寒冬?